农民子弟是如何走进城市家庭变成家政服务员

来源:疯狂体育资讯  日期:2004-08-29 14:34:00

8月17日,郑州市京广南路朝阳家政服务中心的刘老师骑车跑了10多公里来到了花园路上的21世纪社区。每月的15日到18日是朝阳家政给他们员工发工资的日子。对于遍布全市的住家家政服务员,让他们到家政服务中心领取工资势必给他们的服务对象造成不便。家政中心的吴鑫经理告诉记者,上门给员工们发工资是中心的诸多服务项目中的一个。

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吴鑫经理多次纠正记者关于保姆的说法,他们的员工确切的称谓是住家家政服务员。

18岁的王艳歌高兴地给刘老师开了门,拿出一双供客人穿的拖鞋后,把刘老师让到了客厅的沙发上,倒了一杯水:“老师,您喝水。”

王艳歌是洛宁农村的一个孩子,40多岁的父母生了她和她的姐姐、妹妹、弟弟。家里的几亩地父母侍弄已经绰绰有余,她和姐姐初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。

朝阳家政把王艳歌安排到21世纪社区的张女士家里已经半年多了,每月都要来回访、发工资的刘老师对记者说,这个孩子每月都会有明显的变化,先是大方了,然后有笑脸了,也白了、胖了。

张女士家里有个3岁的小宝宝,看见有客人来,从张女士身边跑到王艳歌的身边,静静地听客人和他的小姐姐说话。

张女士介绍说,王艳歌这孩子真的很可爱,刚来的时候家里好多东西她都不会用,话不多,一开口就是方言。才半年时间,微波炉、电饭煲、消毒柜等等她都用得得心应手了,普通话也说得很标准。张女士笑得很爽朗,我们全家现在都爱吃艳歌蒸的馒头、擀的面条,这么小的孩子会干这么多活,又干得这么好,城里的孩子真的没法和她比呢!

听见大家在夸王艳歌,张女士的妈妈也走了过来。张妈妈介绍说,家里的大小人都没把艳歌当成外人,时间长了就觉得这孩子是自己家里的一员了。

王艳歌除了带孩子、做饭、打扫卫生,晚上也和家人一起看看电视。中午小宝宝睡觉的时候,她就看看当天的报纸。

朝阳家政的吴鑫经理是个30多岁的善言的小伙子,王艳歌和许多进城当家政服务员的人都是他们这些人从农村找来的。吴经理说,在郑州近百家家政公司中,他的公司算是中上的,一年大约从农村招来600名家政服务员。这些家政服务员大多来自豫西,也有从外省来的,像陕西的商南县。

吴鑫最最操心的是安全问题。每个家政服务员的老家他都要亲自认门,作为一个公司的经理,他要对所有的雇主负责。这些人招过来以后,家政中心要对他们进行一周的培训,还要带他们去医院体检,起码要做胸透和乙肝五项检查。作为供需的中间环节,用人家庭的情况也要制作出详细的档案,甚至雇主的车牌号家政中心都要记下来。

2002年,郑州市家政服务业协会成立,郑州市的家政服务行业在整顿后开始规范起来,一些不负责任的中介渐渐失去了市场。但是对于每年大约5万名住家家政服务员的需求量, 这些家政公司招来的住家家政服务员仍然是杯水车薪,许多住家家政服务员依然要靠老家的亲戚和朋友介绍。 44岁的董枝是伊川县的一个农民,来郑州给一个本家弟弟带孩子已经3年多了。她有一个儿子、一个姑娘,现在也在外面打工。家里有几亩地,丈夫一个人在家看门、种地,到了大忙的时候她也会回去帮几天忙。本家弟弟和弟媳的工作都很忙,一个5岁的女儿几乎全部交给了她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她才是这个家庭真正的当家人。买面,买菜,缴水电费、物业管理费、电话费,接送孩子,给孩子订奶、缴学费,甚至买一些床上用品,大多都是由她来办。刚来的时候她还怕有什么闪失,买了东西就记个账,定期给弟弟或者弟媳说一说。后来她再给人家说,人家连看也不看了,干脆就不记账了。她说,咱是什么样的人,他们也知道,不看就不看吧,人都是凭良心的。他们不是论月发工资,一个月300块钱,一年给一次。用弟媳的话说,她平常就花“公家”的钱,工资要攒起来,这样拿回去以后才能干点事。她就是用这些钱和孩子们打工的收入在老家盖了3间平房,圈好了院墙。今年年底,她的儿子要结婚了。和表弟说了以后,表弟说,结婚的其他不足由他来拿。

董枝初中毕业,以前在村子里当过两年民办教师。在这个文化气息很浓的家庭里,她不单读了弟媳喜欢的武侠小说,也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家庭订的《读者》和《南方周末》。她说,在近期的《读者》上有一篇美国人教育孩子的文章,她看了以后就不再天天追着孩子劝饭了,不再给孩子更多的约束和娇惯。她现在觉得表弟家的孩子比自家的孩子还亲,将来孩子肯定会有出息。她说,想想能帮他们带出个有出息的孩子,我也真高兴呢。

吴鑫根据自己招工的情况分析说,现在出来当住家家政服务员的主要分布在两个年龄阶段:一个是17岁到20岁的女孩,占总人数的30%;一个是36岁到46岁的中年妇女,占总人数的70%。住家家政服务员主要是带孩子,也有伺候老人和服务单身女性的。郑州家政服务业协会制定了这些住家家政服务员的最低工资标准,每月310元,吃住都由雇主负责。伺候不能自理的老人的工资相对多一些,大约在每月450元的样子,不过工作量也大些。

在朝阳家政服务中心,吴鑫经理新招来的10名住家家政服务员正在接受培训。家在城东路的葛女士来这里为弟弟家请家政服务员,她高兴地对记者说,原来看报纸上说,有保姆变小偷的,还有把人家孩子抱出去卖了的,总觉得从劳务市场找的人不可靠。后来她来这个公司找了两个,觉得挺好,起码出问题了还能找到个负责的人吧,就又来了。这是她从家政服务中心找的第三个住家家政服务员了。

城里人需要许多这样的住家家政服务员,农村又有许多没有工作的女性,通过合理的渠道把他们导入城市,让她们在服务城市的同时提高自身素质、增加收入,真是一条好路子。

您的预约信息已经成功提交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

感谢您选择我们!

Thank you for choosing us